佛地集要

佛地集要

正法念卷第十

元魏婆瞿昙般若流支

地品之六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大叫之大地。有何。彼知有。名血髓食。是彼地第十七。生何生於彼。彼知若人邪行酒及果。如前所。有妄作集。王王等。若聚落主自在者。物已後言未足而更取。若或取。王法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於。在彼地血髓食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如前所。活黑等地中所有苦。彼一切苦。此中具受。有者。所彼。炎燃。魔人。以炎彼罪人。下足上在彼。金嘴。有金爪先。食其足。足上血出。下入其口。彼地人。即自食之。而常不死。何以故。一切苦中苦最大。皆。一切皆知。一切皆。彼自血受二苦。既受大苦受苦。世尊。而偈言

非如 吹火苦

之所吹 渴苦甚重

彼地人如是量百千年。自食血髓。面在下。第一火之所燃。如是量百千年中。於一切。彼地。常被煮。乃至未未。未。於一切苦不止。若。彼地乃得。若於前世去久。有善熟。不生鬼畜生之道。若生人中同之。困苦人所不信。鼻常有血。若嚼枝。鼻中常有血出。是彼地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大叫之大地。有何。彼知有。名十一炎。是彼地第十八。生何生於彼。彼知若何等人。生偷邪行酒及果。如前所。有妄。王王等。若可信人。能事者。若或者。或於人。若於朋相诤事而之。或因取物。或因相。或欲或嗔。情偏不依道理。作妄。彼人以是因身命。於。在彼地十一炎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如前所。活等地所受苦。彼一切苦。此中具受。十倍更重。朋妄人。更偏重。何者重。以故。十一炎。有火聚生。十方十。渴。是第十一。火渴。炎口出。彼妄人舌朋妄。是故。念念舌。已生。受舌苦。十六分。十火聚苦。不及其一。以故。受是舌苦。彼地人受如是等十一炎聚重苦。乃至量百千年。常常煮。乃至未未。未。於一切苦不止。若。彼地乃得。若於前世去久。有善熟不生鬼畜生之道。若生人中同之。常患渴。一切身分常被。短命。所有言人所不信。性甚愚。懵丑陋。手足劈裂。衣裳破碎。常在道路。若四出巷若三角巷。常乞求。若常治生。微物。生至。受第一苦。於诤中。常朋。是彼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察大大地。唯有此。更

又修行者。心思惟正法。察法行。彼比丘欲入寂。不老不死。不不。涅之道。彼地夜叉。彼比丘勤精已。心大喜。上空夜叉。空夜叉。如是次第至少光天。如是言。浮提中。某甲姓。略而言之。次第乃至得第十地。心不住魔之境界。亦不心共行。染法。彼少光天。已喜。而作是言。魔分。正法朋。又彼比丘知果。勤世生死系。如是念。此生。受大苦。所诳。所。心使相。三中煮。而於生死心欲。此生。可心。若其有心。有知。若有知者。何不欲。又生。久在天中受者。尚欲。何地久受大苦。而不欲。彼生心。如是[革*]。受如是等量一切苦而不疲倦。夜眠睡而不寤寤。如是心者。有五。如是量。老病死。怨憎合恩

又更有十苦。十者所渴患。患。彼此土斗诤患。退生患。他患。求他患。寒患。人相憎共斗患。失患。所求念中不得患。如是略。心有如是十患。生之心。受如是等多患。不欲。此生。始。怨心所诳。如是心者。常不住。耳心。如石金。多吉祥能妨。不住正法。不曾喜。一切渴。色香味等境界。未曾足。如毒刀火。五境界毒。六入大。不知不。七菩提分。亦不安忍。八分道。又亦不知。九生居。乃至不知。十善道。於十一地不能思量。於十二入生住行等。不能谛知。十三地上。不能思量。十四心。常共相。於十七垢心不思量。於十八受穿穴流行。於十九行。十五因。不能安忍。十六行。和合相。穿穴而行。近二十。彼二十。心常行。比丘如是察心已。於彼生。起愍心。谛思量果法。又彼比丘。如是精勤。更生心。欲魔。作是思惟。更有地不。彼知。更有余大地。於大叫之大地。十倍。苦。力。名焦。有十六。何等十六。一名大。二名分荼梨迦。三名旋。四名赤泥旋。五名镬。六名血河漂。七名骨髓。八名一切人熟。九名入。十名大摩。十一名岸。十二名金骨。十三名黑刃解受苦。十四名那迦柱火受苦。十五名火。十六名金嘴蜂。此是焦之大地十六。彼大地。命。有算。生何生彼地。彼知。若人重生偷邪行酒妄言。有邪。行多作。普遍。而究竟。行多作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在焦大地中。邪行酒妄及果。如前所。今邪。若人邪行多作。向他人。所世。施。善。及以果。此世。他世。父母。如是。自失果。向他人。安住他人。喜他人。自身增。他人邪。言因道。如是之人。有形服而是大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於。在彼焦大地中。受大苦。彼不信人。果。彼不信人欲死。未到中有。相已。彼病。眼中自。多有子虎蛇熊罴。高大如山。既如是。生大怖畏。彼疾向已。速行不住。逼近其身。彼重病人。彼子虎等吼。生大怖畏。悲苦懊。人。面口。在上有黑色火。野干作。又更魔人身作可畏形。生大怖畏。彼邪人。因人朋人。人。法人。不信果之人。所作言。是岸。因人自他皆诳。造作最大之人。彼如是。行多作。作而集。得果至。如是等不善影相。生大怖畏。根。相外彰。失屎失尿。或呻。不出。或面。或口。或以手摩挽床敷。或自身山地。如是已。手欲拒拓。瞻病之人如是已。作如是言。如是病人。挽摩空。如是病者或自身。欲有所。以手摩一切身分。如是邪。行人。於果。不生信心。如是在地中。受相生。譬如屎堆。人未到。已其臭。如是如是。未到地而地生相。大恐怖。一切邪不信之人。如是怖。愚之人。作集。不善。得地苦物。彼受。如是地。多有。所斜。卑波。彼利。其身分。若拍若劈。彼急。彼受身心二苦。此身欲至中有。死命。而心不能攀善法。彼邪人。於人世。如是空。不得利益。於中有中。未入地地相。自邪所致。心。有不可色。味香等。一切皆得。不可可怖可畏地罪人啼哭之。有。如利刀。得苦味。炎色臭臭。彼人如是一切境界。生大怖畏。心甚恐。如是人。倒法。力故。地色皆悉倒。如是倒。地。殊妙。故於地。生心。起意望。我今何得生彼。彼邪人。於有分中。不得受苦。要生地。取因故。生地中。取心即生。更中。既彼生。即於生。如前所。活等地所受苦。彼一切苦。此中具受。十倍更重。四百四病。如地中相似。譬喻。怖畏中。此畏最。果。皆悉平等。一火生。如是火。以胡麻。若置山林若若洲。能速一浮提。何地受罪人身。如是火罪人身。如生酥。洋已生。在大。有夜差之相。如是量百千年。苦海中。一切中邪。最作集而得如是果。於年。常被煮。所受苦。不可譬喻。於一切。如是受苦。乃至。破。腐。彼地中乃得。既得已。於五百世生鬼中。名鬼。彼人彼既得已。於五百世。生多苦畜生之中。彼已。得人身。如遇孔。若於前世去久。有善熟。得生人中。在於夷人中生。常病常。目盲少命。所有言。人所不信。是彼邪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次焦之大地。有何。彼知。有名大。是彼地最初。生何生於彼。彼知。若人生偷邪行酒妄及果。如前所。有邪行多作。得果。何邪。所有人作如是。生因。得生天中如是。得果。何以故。以死苦者。苦中最重。道中。天最。生之。非彼因。生苦故非因。如是既作因果。他人。如是邪。得果。而不忏悔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。於。在彼地。生大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如前所。活等地所受苦。彼一切苦。此中具受。十倍更重。有者。以故。自身生火。其火。余地火。於此地大火。十六分中唯是一分。此地人。余地所有火。如霜雪。此地人。外炎燃。而更有第三火。心悔。如是生。而更。彼地人。自知邪。如是苦果。苦苦味。以邪故。如是火。一念得。如是焦大地。名大。彼邪行人。煮。何人知。彼地人。於一切。煮散。乃至。未未。未。於一切。苦不止。若。彼地乃得。既得已。於三百世。生鬼中。於二百世。生畜生中。彼人彼既得已。若生人中同之。於父母。不生敬重。愧羞。食人屎。於土。游行。正法。一切人之所嫌。狗同食。狗同行。手足粗捩。常依他食。其身命空福德。此身已。次第入不可道。如前邪不中下。彼比丘既察已。善正。正意谛。行於正道。得涅行。相察

又彼比丘知果。焦之大地。有何。彼知。有。彼名分荼迦。是彼地第二。生何。生於彼。彼知。若人生偷邪行酒妄。行多作及果。如前所。有邪。如是一行多作。所有人自而死。望得生天。彼人如是教他人。若喜他。令住邪因所。心思惟。造作。教他人。令住。彼人如是自而死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。於。在彼地。分荼梨迦生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如前所。活等地所受苦。彼一切苦。此中具受。倍更重。有者。所彼人。一切身分。炎。如是罪人一切身分。芥子中火炎燃。彼人相似因果。火甚不可譬喻。有相似。如彼邪。一切中最第一。如彼相似。其火。一切火中。此火最。一切相似得果。是故彼火不可譬喻。有相似彼力故。於一切。常不停。如是已。敷分荼梨迦。量喜池流。清水具足。地人。如是言。汝疾走。汝疾走。我此有分荼梨迦。池林清。有水可。林有影近在不。彼地人。邪人而安慰之。相走趣分荼梨迦池林水所。既如是走。火炭道道上有坑。中火。罪人入已。一切身分皆悉。已生。生已。渴欲水。走不息。既如是走。多杖生在道上杖有火炎。拘捩罪人。一切身分皆悉作。骨髓散。已生。以渴故。故走趣分荼梨迦池水林。以故。有食肉。遍其身。啄其眼而啖食之。啄已生。生已啄。彼人眼而渴。如是走趣分荼梨迦池水林。有。生在其身。彼盲眼人。一切身分。所食。唱大。又眼生。啄食。如是量百千年。食已生。生已食。若走趣分荼梨迦池水林。既到彼已。望冷。便前入。既入彼分荼梨迦。炎燃高火五百由旬。彼地人所诳。各各上分荼梨迦。既上已。多有炎。普遍身分。如是上已。受第一重苦。渴所逼。如是彼所有火。其色如分荼迦。彼火炙。死而活。一切身分皆悉遍。如甄叔迦色相似。於一切。受大苦。乃至未未。未。於一切。苦不止。若。彼地乃得。既得已。於四百世。生鬼中。受渴苦。既得已。於三百世。生畜生中。既得已。得人身。如遇孔。若生人中同之。彼人生畏刀多人。土中生。又彼生常常病。使下根不具。是彼邪行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焦之大地。有何。彼知。有。名旋。是彼地第三。生何生於彼。彼知。若人生偷邪行酒妄。行多作及果。如前所。有邪行多作。所有人形相不正。或有常[跳-兆+存]不曾正坐。若常合掌。常手支。常舐手食。有如是等外道。彼有言。欲嗔。得涅者。是不然。寂根者。是亦不得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。於。在彼地。生旋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彼多炎。嗔怒毒盛。在彼地。彼身量。若一居。有一由旬。毒盛。普身遍。有毒者。有毒者。有牙毒者。彼地。彼地人。生群中。回。拶磨罪人。碎如糗抟。有生在口中者。彼牙毒炎。急速嚼。有量到。若百千到。死已生。生已嚼嚼已死。死已生。彼罪人。三火。一是毒火。二地火。三渴火。彼罪人。生三火中。受[革*]苦。自相似。有第四病火煮之。病重苦。不可具。如是罪人。行者。常一切。在火中生。煮拶磨干燥碎散。乃至破。腐。彼地乃得。既得已。百五十世。生在咽鬼之中。於二百世。生畜生中。渴身。水水。子虎熊罴等身。在於野十二由旬水之。若得已。得人身。如遇孔。若生人中。野人。眼不食。何食之。唯食草及果等。以自存活。是彼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焦之大地更有何。彼知。有。名赤泥旋。是彼地第四。生何生於彼。彼知。若人生偷邪行酒妄。行多作。所言一切世命命物。一切皆是魔醯首之所化作。非是果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。於。在彼地。生於赤泥旋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彼地。赤炎汁。中如海。其中多有那。所作。有。利如剃刀。生在赤泥旋。地人。在彼生。生已死。死已生。一切身分。皆悉散。熟浮出。在汁上。出已。受大苦。迭相走奔。更互唱。彼邪人。邪者。唱既走。所作。那。口疾走。向地人。彼既到。即以涎罪人。令入口中。以牙嚼之令碎。彼罪人身。半在口。半在口外。炎赤沸汁煮之。受是二急苦。彼人如是半在口。常被咀嚼。半在炎。赤汁煮。。既得已。更入余赤汁。既入彼。多有。金嘴。牙甚利量毒。如是在彼赤汁中。取彼罪人嚼之令破。碎末如沙。然後食之。彼地人既受苦。若欲唱而口者。彼赤汁其口中。不能出。彼赤汁。遍九。已煮。一切身分皆悉消洋。又彼。久。煮之下沉沈已浮出。既浮出已所作。多有刀而甚毒利。碎割其身。彼不不信果邪之人。常一切。煮散。乃至。未未。未。於一切苦不止。若。彼地乃得。既得已。於三百世。生鬼中。彼鬼名望望。若得已。於三百世。生畜生中。作象作熊作子等。常患渴。寒所逼。吹日炙。忍耐叵堪。彼畜生中。既得已。得人身。如遇孔。若於前世去久。有善熟。得生人中。在多怖畏之。常斫木。常取。常生怖畏。是彼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焦之大地。更有何。彼知。有。名镬。是彼地第五。生何生於彼。彼有人邪行酒妄。及果。如前所。有邪行多作。所外道邪中於丈夫。而作是言。我今作而丈夫。彼得生天。我亦生天。彼若生天。我。或有取因。後世生天。或教他一生如是。姓如是。妨正道。安住邪道。如是邪之人。身命。於。在彼地生镬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如前所。活等地所受苦。彼一切苦。此中具受。十倍更重。有者。有六镬。十由旬量。六者所平等受苦。力救。火常沸。水生。利刀。沸水。多蛇。平等受苦。力镬者。罪人入中。聚一。作一身聚。如糗抟。被煮力。而更煮。力。如是。身不能救。心不能救。如是法。道之人法可救。能救人。以救故。久煮。火常沸。镬者。罪人入中。沸赤。煮之身散。灰亦叵得。已生。生而常煮。水生。镬者。罪人入中。赤色水。割其身。彼火炎。在下入。既入彼。或沈或浮。常割。沸汁割其身。分散。如是劈裂。又沉。已更浮。浮已沈。如是水。常割常裂。皆悉熟。如熟豆。身分裂。或浮或沈。於久常煮割劈。利刀镬者。罪人入中。所受苦。有利刀。在彼镬中。利如剃刀。劈其身分。若置罪人。沸水。多蛇。此二镬者。罪人入中。所受苦。有沸水。沸勇沫。高半由旬。沫中有蛇。牙甚利。若若。皆有火。地人。如刀割。肉骨在。煮之熟。身皆。沸沫煮之。身分皆洋。若在水中。苦毒煎煮。受第一苦。[革*]重苦。彼地人。魔人。若到者。起如是意。作何方便。塞镬。令彼罪人。不能走出。魔人。起如是意。以金塞其口。合之在地。不能走。苦。在中具受。魔人。既此意。一切镬。合口在下。炎火。倍炎。彼地人。受如是苦。魔人。有嗔意。更思惟。何方便。更苦。既思惟已。取薪。重炎燃。若地人。意欲向上。沸汁。迭互相著。有身散者。有蛇毒。火其身。已熟者。常一切受苦。乃至未未。未。於一切。苦不止。若。彼地镬中。乃得。既得已。於三百世。生食臭。鬼之中。彼已。於三百世。生畜生中。彼已。若生人中。同之。作。因。心意倒。或望富。一月不食。有望生天。一日不食。使所。彼人如是。苦所。如是如是。更受苦。是彼。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焦之大地。有何。彼知。有。名血河漂。是彼地第六。生何。生於彼。所邪生。生於彼。彼有人犯禁戒。多犯戒已。如是思惟。我若苦行。罪消。有多福德。彼人既作如是思惟。入林中。著面在下。以刀破鼻。或自破。作血出。以火血。望得生天。是道行。譬如有人沙中求油。油不可得。彼人血而致命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。於。在彼地血河漂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如前所。活等地所受苦。彼一切苦。此中具受。五倍更重。有者。所彼。魔人。手炎。枷刀[矛*]石。散之末。流血成河。此河急漂。余地人。多骨。在彼河中。有第二赤河流。其河名曰水可畏。彼河有。名丸。其如火。彼地。彼罪人。而食之。如是地。血河所漂。年。久。受大苦。彼血河漂地之。常一切。受苦。如是乃至彼邪人。不善。未未。未。於一切。苦不止。若。彼地乃得。既得已。於五百世。食活命。鬼中生。既得已。於四百世。生畜生中。而作海。或在海畔河口生。彼赤。是彼前余果。若生人中同之。多病。是本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焦之大地。有何。彼知。有。彼名骨髓。是彼地第七。生何。生於彼。彼知。若人多作不善。身不善。口不善。意不善。正如是人。望生梵世。行戒。本性戒。此谄曲人。他苦。正戒。以干牛屎而自身。彼人世身受苦。如是人中人火所。身命。於。骨髓地生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椎打。乃至足。唱大。一切身分。如蜜抟。不可分。而不死。是彼邪力故。彼地。三由旬。高五由旬。地人身。亦。遍其中。以肉山。彼地。生。皆是生。如是者。何所致。若何丈夫。若何女。自身他身。有虱等。本彼。或子。或黑等。或蜱等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。彼作。名。如是罪。生在彼山。自所作。自果生。以故。骨髓地之。更有余。魔人。以火之。彼邪者。本人中。以干牛身故。一合。受大苦。彼山既。火炎上出。高十由旬。彼地人。自罪故。大火身。共一被。彼身小。受苦亦少。彼地人。身甚大。受苦亦多。彼火炎。迭互相。。年。不可。乃至彼人。邪。未未。未。於一切。苦不止。若。彼地乃得。既得已。於五百世。生在咽山傍止住鬼之中。彼已。於五百世。生畜生中。受海身。在於大海大波浪。冷水中。灰水之中。既得已。得人身。如遇孔。若生人中同之。常在林行。在林中住。或荒榛。生活命。困苦。如是之人。彼荒榛中。野火所。是彼余果

又彼比丘。知果。焦之大地。有何。彼知。有。彼名一切人熟。是彼地第八。生何生於彼。彼知。若人生偷邪行酒妄行多作。及果。如前所。有邪。所有人愚邪邪法。如是人身倒。口倒。意倒。如是三常倒。行彼邪人。修邪行。若於林。若山若榛。若村。若洲上。如是等。放火之。彼邪人。有如是心。若火。天喜。天若喜。我生天。如是人。法故。法所诳。作如是。火令。得生天。如是放火。彼人以是因。身命。於。一切人熟地生。受大苦。所苦者。如前所。活等地所受苦。彼一切苦。此中具受。五倍更重。有者。既生彼。本人中男女妻妾所知。若父若母。一切所友之人。皆被煮。彼地。男女妻妾。所善友。父母知。皆是人中化所作。在地而被煮。彼人已。心大悲。受大苦。彼一切所敬者被被煮。彼地火自。悲苦重。十六分中彼地火不及一分。地人中。一切苦。火苦。彼火者火中之火。彼者。中之。彼者。中之。一切愚凡夫。彼人邪不善故。於地中所敬善等人被被煮。彼地人火自。彼地火。於心火。如霜雪。妻子父母等悲大。作如是言。汝救我。可救我。彼地人。地火之所煮。不得自在。何能救彼地。常一切受如是等身心火。。年。乃至。未未。未。於一切。苦不止。若。彼地乃得。既得已。於三百世。生鬼中。唯食解等所食。彼已。於五百世。生畜生中。常作水。多子。如是子。人。常所害。既彼。得人身。如遇孔。若生人中同之。短命。根不具。妻子。常作人天祀奴等。是彼余果

火床地

火床地如人的板。《律相》:「犯邪淫者,男抱柱,女床。」又如《正法念》:喜生、、烤、煎、烹、焖、熏生肉或踏小者,死後均此;又其刑苦,非人能想象。即便此罪消,倘有犯其它罪,再其它地一一受罪,直至罪消竟。

本文由long8龙8国际-龙8国际官方网站发布于历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佛地集要

相关阅读